关于孩纸

此刻想起台湾歌手林志颖风靡一时的<<十七岁的雨季>>,那时没有那么多愁善感,也没有朦胧爱情,什么年龄好像还真忘了,记性真差。记得的只是觉得这歌很好唱,好听,哼着哼着就学会了,之后无论走到哪里灌入耳际的都是这首歌。地大人口多好处多,什么东西流行会时髦很久,从大地方再传到小地方最后传入山窝窝,留住<<十七岁的雨季>>仿佛也留住了青春。

今天在朋友圈看见一个比我小六岁的邻家小妹,经过艰难险阻终于和自己新生宝宝见面了,很久没联系,从妈妈那里听来妹妹体质不好,算是老天眷顾有了这个宝宝,夫妻二人很是珍贵,又或许是老天想让这对新手父母牢牢记住这个宝宝的珍贵,所以在妹妹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孩子有了早产的迹象,两家老人和这对小夫妻开始求医,终于在前几天迎来宝宝,但是宝宝却因为身体不好再次住进医院,经过半个月的治疗,昨天这对母子中午见面了!

再者就是电视<<十六岁的花季>>,花季少女一定是个美好充满幻想的年代,有朦胧的爱慕之情,早恋的可能偷食了人间美事,懵懂快乐过后不防备就会留下早恋的果实,到时也就不快乐了,会压力重重,艰难面对。总之,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经历的还会很多,那时的年龄总认为自己成事成人,可以干下大人干下的事,遇事会有自己的择决,父母的话会择着听,个人思想会起到作用。当然乖乖女会令父母很得意,学习好,独立能力强,父母不操心,人前人后女儿是榜样,自豪的标志。

我是非常喜欢孩子的,习惯小小的、抱在怀里对我依赖的那种感觉,喜欢他们充满胶原蛋白的小脸儿,喜欢孩子身上特有的气味,总之喜欢任何一个干净的孩子!

十六岁也好,十七岁也罢,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难侍候,有自己的主见思维,孩子也很独立。看到十六七岁的男女相恋,见面亲嘴分手拥抱,看着有点司空见惯,但是心里还是有种隔离,不是我们认为该此举的年龄,总觉得有点早。话说这是人家的事又没碍着谁,我是谁呀,人家父母都应承,只要不影响学业,上学恋爱两不误,或许对方有依靠,还是学习的动力呢;至少每天会见面形影不离,上学可能还是件开心的事呢。没经历过早恋,只是在德国生活看周遭想像这样的事呢。

我今年30岁了,23岁的时候和鹏哥相爱,26岁的时候结婚,现在依旧是我们两个人,前几年想要孩子,但是都以失败告终,现在是觉得时机不到。

以前看电视就与老公谈起这方面的事,同时盯着屏幕播放的细节,关于中学生早恋的事:男女生背着书包手拉手,拥抱,亲嘴,课间会避开人群独自相处…老公看得很自然,我有意见,人家顶多十五六岁,不过论外形一定会猜测大实际年龄五六岁,身形在那里,无论男女,单看脸蛋我很多次误猜。所以有时干脆问老公:这个女孩/男孩多大了?他会估出来,不过看多了德国面孔大小中老的差不了上下,经验还是积累出来的。关于这早恋亲密行为,我说太早了,父母不管吗?老公不以为然,认为我思想太守旧,那么保守孩子反而背向着走,对异性更神秘更想探索,发生什么事都很难预料了,干脆开明地对待,他们也坦然相处…

大概从我结婚第二年起周围的人就在问“什么时候要孩子呀?”“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呀?”“准备要一个宝宝还是两个宝宝呀?”那个时候也真的是特别想要一个宝宝,那个时候鹏哥和我也积极备孕,可命运就是这么爱开玩笑,第一个宝宝在我知道他来了的第二个月就离开了,这个时候我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,身体上的皮肤开始脱皮,不痛不痒,去各医院也检查不出原因。大概一年以后在家人的开导下逐渐开始走出之前的阴影,开始了第二次备孕,结果又是一样,又一次没能留住宝宝,现在想来也许是他觉得那个时候不是让我们成为父母的最佳时机,所以给我继续成长的机会。

年龄先不谈了,知道的一桩事就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肚子大得走路有点吃力了,先前以为是个胖妹,谁知一打听是怀孕了,目前在加紧学驾照。人家教练可能担忧的就是这种学员,因为有压力呀,驾驶座一坐就俩,风险不是更大吗?忧虑放开,人家有用车需求,这地方少了四个轮还能办啥大事啊。有个福建女嫁了个德国郎,怀孕期间学了驾照,临产前自己开车去的医院,不是那男人不好,是抽不出时间,是过了预产期孩子在肚里还没动静,她急了就自个儿去医院报到了。受不了顺产的疼痛,忍不了了叫医生给剖了,母女安全快捷,人家自愿的啊。有人就打死也不愿剖肚,死里挣扎都要把孩子挣出来,女人勇敢啊。

再后来恢复的过程里,我和鹏哥开始试着正视自己,了解世界,改变自己家里的书架逐渐被塞满,哑铃片越来越多,体型和大脑都在朝着正规的方向发展,也逐渐改变了对“生孩子”这件事的看法,摒弃了老人们“拉扯孩子长大”的方式,也从自己的成长过程用反思,我到底要让我的孩子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?首先,物质是及其重要的,衣食住行各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;物质方面努力就能得到,精神上的奢侈品准备那些才是孩子最大的财富。

这个十六岁的女孩挺着个大肚子为自己的日后安排做准备,孩子他爹呢?跑了,21岁的小伙。敢情快活了,有果子了不敢承担了吧,多是不愿承担。她目前定购了厨柜,为自己的小家作打算,住的是父母的房子,同在一个屋檐下,房子还是父母租的,农场的房子,郊外独立的一栋老房。一切都要在孩子出生前搞定,哪能不急呢。

很多人陌生人变成熟人之后或者老友、亲戚多年以后再见,像我这个年龄的已婚妇女都会被追问孩子的问题,再热情一点的还会介绍专治不孕不育的老中医,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被拖进了这个无休止的漩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